透明色的小宇宙

weibo>透明色的小宇宙 nico廢言都丟這
▲一生摯愛 歌詞太郎先生
喜歡 まふまふ/そらる/かいん/ぱなまん/Sou
cp站甘黨/srmf/luzkain
偶爾一產。

#AtR 2017 X’mas in toy box 冬ツ紀念repo

除了狂不知道要用什麼形容AtR家的迷妹w
對比我們家歌詞太郎的live真是一片歲月靜好相親相愛
(本命歌詞但喜歡AtR是兩條平行線同時進行的概念)
認真說來我的AtR推し方應該算そらる
很尷尬的一點是我對そらる的喜歡是建築在まふまふ上面XDD
-
我認真覺得AtR這麼成功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後面的公司很會行銷跟宣傳
光看物販一次人潮消耗要從早上可能五六七點到開場前就知道(笑
AtR的飯都好年輕XDDDD
-
好啦我要回歸開始repo
今天開演有點小遲到
雖然這一期的冬巡是以聖誕節為主題但是聖誕節也過兩天了ww
歌單我當然沒記(嘿
但這幾場的開場都是絶対よい子
而且一開場丟了一個まふてる一個はんぺん的氣球下來觀眾席傳
結果まふてる的剛傳出去就破wwww掉wwwww了wwww
mfmf的臉超級無奈wwwwwwwwww
-
今天是第一次見到まふまふ(雖然上次そらるoneman我因為遲到也在很後面看不清楚就是了)
這幾場冬巡的衣服應該都一樣(一套閃亮亮一套日常一套聖誕裝)
不過mfmf今天頭髮梳一邊我喜歡^ ^
我真的覺得mfmf的臉很熟悉(感覺是台灣演藝圈的某個藝人但我該死就是想不起來)
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 他的五官很精緻很女性
但我覺得他的臉比我想像中圓潤(???((大失禮
喔但是他.....fan service做的比srr好不知道n倍(雖然mfmf以前好像也只會看天花板跟遠方就是了哈哈哈哈)
mfmf現在根本人體放電機 超會拉近粉絲的心
一下笑得超甜一下伸出手一下跪下
Srr就.....白到會發光的那種(到底吃什麼長大可以這麼白啊教教我)
但他真的白嫩嫩的好帥🤓
-
AtR的MC都超級乾....哈哈哈哈哈
兩個人只要到講話的時候就會不知所措講不出話
想了一下第一段MC大概是說雖然聖誕節過了但是因為這期想做個以聖誕為主題的巡迴
還是請大家一起在今天就是聖誕節的這個場子開心的享受聖誕節吧(笑
-
中間MC有講到昨天名古屋的簽名球事件(本來神戶限定的丟簽名球活動26日在名古屋場有粉絲為了簽名球大打出手然後就掛彩 後來被毆打的女孩就在推特上說了這件事 不到兩個小時好幾千轉發想當然就傳到そらまふ那裡了所以今天這個彩蛋取消)
他在講這件事情我真的....蠻難過的.....
mfmf是一個很會替粉絲著想的好孩子(看他對抗黃牛就知道)
但srr就說
其實每次的live都還是會有事情發生
(盜攝、盜聽之類的回報層出不窮)
不管怎麼樣都好像還是無法避免
但他們會盡自己的努力、做自己能做到的事情來繼續live的活動
讓大家跟他們一起享受live快樂的時光
最後鞠躬
(其實這邊我真的蠻想哭的 因為mfmf不是任何一個粉絲的啊 喜歡他就要好好站在他的立場想自己這樣的行為是不是讓偶像為難 不要鞠躬啦嗚嗚粉絲個人問題嘛)
而且他們為了這件事情講到半夜兩點
-
因為聖誕節嘛
後來最後是今天mfmf麋鹿裝srr聖誕老人
然後srr就騎在他身上走了幾步
mfmf最後一個怒站起來喊真是受夠了wwwwwww
最後噴彩帶的世界少年少女兩個人有背貼背對唱😌
-
今天好幾次我都發現srr有時候唱歌會看mfmf
結果mfmf都沒理他過wwww
尤其是最後穿麋鹿裝的那段wwwwwww
他凝視了隔壁的mfmf好幾秒mfmf只顧自己把麋鹿帽戴上wwwwwwwww
-
mfmf現在根本吐槽役擔當
一直模仿srr每次開演前在那邊有氣無力說著啊~今天不行了~
然後他說他自己就會說嗯我今天狀況很好!非常有元氣!然後srr看著這樣的mfmf就會被刺激到說他也可以wwwwwwwwwwwwwwwww
-
好了我魚腦
差不多要結束了
今天聽到他們把AtR巡迴定番都唱了心滿意足😌😌😌
我好喜歡今天的灰色和青
覺得兩個人越唱越好☺️
謝謝AtR
走了四年
從你們還沒合作 mfmf老是被srr block
到第一首海底譚、第一張專輯、AtR出道、巡迴、武道館
謝謝你們還在這❤️
我們12/31跨年場見!




After the rain

首先,恭喜srmf以團體名義發售新專輯了!

看了soraru先生的line blog

決定要稍微自我流翻譯令我很感動到又佩服的段落

在開始之前,還是先說說心得感想好了

一直以來都會被人說本命是Srr,雖然並不是

但是很喜歡他,很喜歡mfmf這點是無庸置疑的!

說真的我並不如他的大多數粉一樣了解他,

我甚至得說在很一開始的時候我並不喜歡這個人

先喜歡上mfmf,但是年幼無知的我只覺得他對mfmf好壞

又傲慢又毒舌(好啦他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

但如今的我真的真的打從心底感謝能喜歡上這兩個人!

這篇文章其實算是他對自己2015做音樂的心路歷程總結&宣布要發售新專輯這樣

裡面提到很多像是和mf出after rain quest以及之後atr的事


そもそもはそらる×まふまふでの一枚目に出したアフターレインクエストというアルバムがありまして、とても良いいアルバムなのですが、そこから二人でアルバムやライブなどを一緒にするようになりました。
まふまふ本人が何年も前から自分のことをよく慕ってくれて、尊敬してくれて、自分としても昔はなんか合わないかなと思っていたんですが実際はすごく真面目で音楽に真摯で、いい曲を作っていて、次第に人間としても尊敬するようになっていきました。 
首先從和mfmf一起發行after rain quest這件事說起好了。這是張很棒的專輯。從這之後和他一起發專輯、然後辦live。mfmf本人說從幾年前就一直很仰慕自己、尊敬自己,而我自己過去曾有一段時間認為和這個人大概合不太來,但是實際上,非常熱愛音樂這份真摯的心情,做了很好的曲子,漸漸的我也變得尊敬起這個人。

もうそらるとして動画投稿をはじめてから長い時間がたって、その中でいろいろなことがありました。
たくさんの人と仲良くなって大事な人が何人もできた、逆に喧嘩をして連絡をとれなくなるようなこともあったし、恨むことも恨まれることもありました。
サークルを組んでみんなと仲良くなり、1枚のCDを作る作業、それはそれはすごく楽しくてみんな大好きだし今も大好きだし今も仲良しです。ただ、やはり多くの人間が関わると、忙しかったり都合のつかないようになってくることもあって、最近はその活動は難しくなっていました。もちろん自分にも原因があります。(それでもいつかまたみんなで何かやれたらな~とは思っているけどな!)

以soraru這個身分活動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這之間也發生了各式各樣的事情。和很多人變成很好的朋友、夥伴,也有了很多重要的人,相對的,因為吵架而不再連絡的人也是有的,怨恨人,或被人所怨恨的事也有。

然後下半段就是講說和很多人變成了好朋友,一起做音樂做專輯,很喜歡這些人也很開心地過著&最近很忙常常不能見面....blablabla


好的,我也只節錄了其中兩小段,特別是他提到mfmf那段

我.........:____:很高興.....真的很高興

我一直希望,也總是相信,私底下的這兩個人就如同他們所呈現在大家面前的這樣,srr縱使嘴壞,也還是很照顧mf。

我覺得啦,srr對mfmf來說絕對肯定是無與倫比重要的人

當然我相信mfmf對他來說也漸漸地成為這樣的存在

有一些事情,也不想再特別多提,過去的他們怎樣跟現在的他們沒有多大關係。

雖然的確是過去的他們堆疊出了現在的srmf。

沒有見過兩個人任何一次,也不敢說多深入的了解,

只是在我心目中的他們,是能帶給很多人力量的天使。

過去的一年,謝謝你們,今後也請多多指教!


喔還有我不是什麼專精日文,翻的意思姑且有到就好。

不要來找我吵說我翻得很爛不標準之類的.....

http://lineblog.me/soraru/兩個段落節錄自此


soramafu/向著來時的方向 (5)



天月總是笑他傻,在愛情裡說穿了他也確實是個不折不扣的笨蛋。一碰上跟soraru有關的,理智也好常識也罷,通通無限期失效。

人在脆弱的時候,總是特別迷惘,mafu不想一股惱兒的使勁將自己拋進回憶的漩渦裡,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傷悲春秋的簡直淒涼的可笑。

"好吧,趕快打個電話給soraru桑吧!"
抄起沙發上的手機,mafumafu蹦地站起身走到起居室一整大片的玻璃落地窗前,冬日難能可貴的陽光斜射進沒有置放暖氣的室內起不了多大作用,低溫還是讓他單薄的身子冷得直打哆嗦。

冰涼的手滑開鎖屏,他按下快速撥號鍵一,還是免不了緊張下意識捏緊衣角,原本發顫的身子此刻似乎因腎上腺素分泌開始有了暖意回流。他偷偷深呼吸了好幾口氣,試圖緩和無論重覆了多少次卻仍舊會不可避免的緊張感,僅僅只是對於打電話給soraru桑這件事。


接通電話的過程心噗通噗通的跳著,撞擊在心上的力度總是在打電話的對象是他時才如此厚實的清晰。

像是橫跨了一個世紀漫長卻又像不過一個眨眼轉瞬之間。



"酒醒了?"
話筒另一端傳來soraru性感又有些低啞的好聽嗓音,mafu感覺自己的心陡地失速落了一拍。他大概一輩子都會如此眷戀這個人的磁性嗓音了,而且無藥可救。

"嘿嘿....昨晚麻煩soraru桑了,真是非常感謝又抱歉。"
他尷尬的乾笑了兩聲,語氣裡有著壓抑的窘迫。真希望他昨晚沒做出什麼丟人現眼的蠢事。

"沒什麼,反正你一直以來都這麼蠢。"
對方聽起來倒是不以為意,一如既往的直白和毫不留情的吐槽讓mafu可愛的吐了吐舌頭。

唉,他的黑歷史又在soraru桑心裡添上一筆,糗到家。

"soraru桑...那個...我....就是"
他試了幾次,舌頭卻像被貓給叼走,字句在嘴邊翻滾幾回還是無法順利表達。

"說話就說話,幹什麼吞吞吐吐的,真噁心。"

說來奇怪,這個人平常在他面前聒噪的程度令人髮指,簡直堪比他家外頭電線桿上那一群擾人安寧的麻雀,一逮到相處機會便嘰嘰喳喳自顧自的說個沒完,常常是他受不了的翻了好幾個白眼才等到對方終於肯噤聲,卻是睜大委屈又閃亮的雙眼無言地控訴他的冷淡。但其實不討厭就是。
然而現下他怪異的結巴讓他不禁探出少見的好奇心。


"啊就是soraru桑謝謝你這幾年的照顧能認識你真是太好了往後也還請多多指教新年快樂會一輩子支持soraru桑的。"
呼--終於能夠流利地將在心中早已跳針無數次的台詞說出口。 mafu一氣呵成,暗自慶幸自己沒有咬到舌頭。



花了幾秒的時間才將對方的一長串的祝福道賀消化完畢,soraru愣了好半晌才回過神來。

"謝謝,你也是,新年快樂。"

平穩的語氣,隱藏很好的情緒波瀾起伏,soraru自己也沒察覺的是,此刻嘴角正揚起新年第一個弧度。

mafu能感覺得出來,對方不僅對於他突如其來的告白有些意外,還似乎有些愉悅,或許多少還是有被他感動到吧?
"吶吶,soraru桑,一起去新年參拜吧!一起去吧?"

"好吧,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分上,就勉為其難的答應吧。"

"是!那就神社前不見不散哦!"


soraru桑,其實,還有些我未能,也不能說出口的,那些總是狀似不經意脫口而出的,每一個"喜歡",都是真真正正很認真很認真的喜歡喔...
只希望即便是一丁點,哪怕只有一點點,能傳達進你心裡,就好。







#後記

Ya我回來了
希望明天能再更一次
下篇要以搜拉視角寫了
總覺得一直在寫麻乎的心聲 對手戲真是太少了

soramafu/向著來時的方向 (4)

腦內太過衝擊的悲傷還定格在那條街上。まふ下意識的想迅速逃離,步伐虛晃卻堅定的繼續向前走。

意識矇矓間,耳畔若有似無飄進自己名字的呼喚。

"まふくん!等等啊!"

見まふ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心一沉,在後方的天月只好邁開步子快速奔向前。まふ果然不對勁。

他在練跑時接到歌詞太郎的電話,說正要前往錄音室的途中看見了まふくん失魂落魄的在街上遊蕩,他扯開嗓喊了好幾聲,無奈他的聲音被凐沒在車水馬龍的喧鬧裡,まふ貌似也沒有停下腳步的打算,情急之下只得趕緊撥了通電話給天月。

越發升騰而起的擔憂讓天月衝向前,也管不著會不會嚇到發怔中的まふ,他一把抓過他的手臂。

"まふくん!"

突地灌進耳膜的聲響總算拉回他游離的神智,まふ幾乎失焦的雙眼終於重新找回焦距。

"あま..ちゃん?"
摯友焦心的雙眸倒映在他的眼簾,在喊出口的那剎那,才發覺內心那豐盛的苦澀像最刺激的硫酸,腐蝕過心臟直達喉嚨深處,哽咽了每一字。他幾乎是在那當下眼底氤氳一片。

"發生...什麼事了...?"
天月小心翼翼地問出口。

"そらる..そらるさん...和...嗚..."
眼淚再也承載不了滿溢的酸楚,啪噠啪噠落在雪地裡。滾燙的淚融化了飄落在臉上的雪,下進了心底,まふ咬緊下唇不願哭出聲.太丟臉了,在熙來攘往的大街上哭得像孩子般。

唉,果然跟そらるさん有關嗎。
天月在心底嘆了口氣沒有回應,只是靜靜地牽起まふ的手,拿出口袋裡自己的針織手套和毛帽給眼前哭得滿臉通紅的人戴上。

他伸出手,指腹抹去まふ頰邊殘留的淚水。

"沒事的,我們回家吧。"

他還記得天月對著他這麼說,然後牽著他,緩步走過一個個街區巷弄,也帶著他,走出那天至今想起心還是會不自覺揪起泛疼的,那片銀白世界。

回憶到這戛然停止,後來的後來...
他從歌詞太郎不小心洩漏的口風得知,天月去找了スズム,質問他為什麼明知道まふ和そらる有約在先卻還要這麼做。

那之後的不多久,他和スズム在一場聚會中碰上面,那是在距離那天之後兩人不再連絡的三個月了,流淌在兩人之間的尷尬和難堪讓まふ只想逃開。スズム卻主動過來找他。

"我只是想讓你看清楚,你的愛情,開不了花結不了果的。"

"不管別人說什麼,我都不會放棄的。就算そらるさん現在喜歡的是スズムくん,也沒關係。我還是,會繼續喜歡的。"

他那時生氣的跑開,心底一直認為,因為得不到而選擇放棄只是弱者輸給懦弱的藉口,連努力都不曾有過,是糟蹋了自己的愛情。他或許不是堅強的人,甚至可能很常顯露出脆弱,但至少在愛著這個人這件事上,他不想再軟弱。



然而現在回想起,才後知後覺明白當時那股不服氣,只是不肯正視そらるさん對他無心的倔強罷了。

也許スズム說得對,他的愛情注定只能凋零,即使破土而出,卻得不到養分澆灌,歷經太多狂風暴雨,最後還是夭折。





soramafu/向著來時的方向(3)



"愛上一個不愛你的人,不是你的錯,但也不是他的錯。"

まふまふ猶記得當時天月拍拍他的肩膀,如是說道。然後遞了這本書給他。

可惜他等的人,是捧著滿滿的愛走向另一個人。


那天,東京的街頭久違地飄著大雪,而他一人抓緊手機佇在路旁,站在對街呆愣愣的看著失約的そらるさん和スズム並肩走進咖啡店。

黯然的結束通話屏幕,まふ的大腦停止運轉了好半刻。

良久,直到雙手染上一層詭譎的紅,他才意會到發凍的手已經快失去知覺。他匆匆忙忙出門,連手套都忘了帶,他不是沒有看氣象預報,再者他也不是第一年住在東京了,其實多少能預測出今天會下雪的機率甚至高達百分之八十,他也就只是,一時太興奮。

そらるさん早上時只不過傳了個"今天有點閒得慌,想出去繞繞"的line,他立刻開心得像拿到禮物的孩子般雀躍不已。想著等會該穿什麼.....見面時該聊什麼話題....還刻意提早半小時到達約定地。

才想著先進對街的書局避避嚴寒,熟悉的專屬鈴聲驀地響起,まふ滿心歡喜的接起,卻聽見話筒另一端的そらる口吻略為彆扭的問他出門了沒。

不想讓他覺得有壓力,他撒謊才剛準備要出發呢。

"那個,まふくん,抱歉,臨時有點急事無法赴約了,下次再約好嗎?"

"好...."

他知道他從來不會對他說不好的。

そらるさん歉疚的語氣,見到スズム時笑得燦爛的側臉,還有那幅銀白色的街景,在他回憶裡勾勒出慘淡的輪廓,並打上一個死結。

然後也是從那天起,他意識到友情逐漸崩落的一隅,正以令他驚懼的速度直直滑落。

スズムくん明明知道他和そらるさん約好碰面了的。明明知道。


人的情感總是難以用常理估量,愛與恨,喜歡與討厭,往往摻合在一起,一點也不純粹。

まふ喜歡スズム這個朋友,卻也妒忌著他佔據了そらるさん人生篇幅泰半的重量。就像他與そらる之間,永遠穿插著スズム的身影。

他不只一次想過,如果そらるさん喜歡的人不是スズムくん,那麼無論是憤懣也好怨憎也罷,至少他都能坦然些。緊箍住他心臟那般扭曲的感情也不會惡劣地將他擠壓得幾乎喘不過氣。

スズム曾是令他掏心掏肺的存在,如今卻恍如成了扎在他心上千萬根微細的針,一想起便刺痛他每根神經。所以他疏遠他,讓他從自己的生活圈淡出。他甚至害怕有天會因口不擇言而辜負了那些舊時光裡美好的人事物。

理智是懦夫,一遇上感性總是潰不成軍。


後來,他漫無目的的晃過一個又一個街區,雪花片片,灑落在他肩髮上反覆融化再堆積,即使全身濕透,他還是嘔氣的不願打起傘,心裡病態的想著要是就這麼生場病告訴そらるさん自己因為他重感冒,他也許會多撥點關愛在他身上吧?

雪仍是下得盡情,嘲諷他的不自量力。

他的內心空落落的,無力感像雜草叢生,蔓延過心裡每一寸。但也許他心底早已一片荒蕪,只剩下那份愛還淒涼的招搖吶喊著不願放過他。

手機再次震動,他看到來電顯示上的名字,決定將電話轉至語音信箱。

他不想讓愛他的人們看見他的狼狽,他平常就給別人添了很多麻煩,此時只會讓他們再更擔心。




"まーふーくーん!"

或許當他覺得自己像是被懸吊在世界的盡頭卻被遺忘時,還是會有人找到他, 對他伸出手,說沒事了我們回家吧。










#寫在後面
已經快六天才更真是抱歉
每天其實都有忙不完的雜事..
在火車上興致一來碼了前半段
我更文沒有任何規則,想到哪寫到哪,長短當然不固定,建議大家翻回上篇看會比較連貫
真是sorry


soramafu/向著來時的方向 (2)

"這個世界上,一定會有一個人,
他會穿越洶湧的人群,一一地走過他們,
捧著一顆用力跳動的心,
懷著滿腔的熱和沉甸的愛,走向你,
然後牢牢抓緊你,你要等。"



指尖流連不捨地來回拂過那些字句,最終,mafu仍輕輕闔上書的末頁。

昨夜恣意地狂歡賠上今天早晨因宿醉而疼痛難當的腦袋,此時恍若千萬鈞重。
只有書上的那一字一句還擺蕩在他的思緒裡,此時清晰歷歷。

他真能等得到那顆只為他而鼓動不已的心嗎?

昨天晚上的記憶被酒精切割成零碎的片段,依稀還記得似乎由於情緒太過高昂,和天月兩人不顧雙雙是酒精苦手,豪邁地一口喝過一口。

然後...然後...?
啊,他想起soraru桑不耐煩的臉,還威脅著要把他一個人丟在路邊,呵呵。
不過清晨睜開乏力的眼皮時,他仍是安好如初躺在自己房間的床鋪上,連被子都給蓋得密密實實。
床邊甚至放了個垃圾筒,小几上擺了一杯蜂蜜水和解酒藥。

昨晚恐怕給soraru桑添了不少麻煩吧?
下次碰面....mafu不禁打了個冷顫。

他能想像soraru桑一定會陰沉著臉冷冷告訴他
"下次再喝得爛醉如泥我一定block你。

仔細想想昨晚會如此放縱的原由,還不是因為soraru桑竟然出現了。能夠在一年的最後一天跟soraru桑一起度過,然後再一起迎接新的一年,他自然是開心無以復加。

即使天月先前說過有邀請soraru桑,他卻下意識認為soraru桑鐵定不會來。
畢竟,他原本以為,soraru桑會和"那個人"一起度過的。
這麼重要的大日子,不是嗎?

所以,一定,一定要鄭重的道歉和道謝才行。


在吞下soraru桑放置在几子上的解酒藥後,舌蕾的縫隙間似乎還餘留蜂蜜水溫潤的甜味,
往喉嚨直直延伸至心臟的位置,像用糖粉一層層鋪灑在他柔軟的心房上,細密地張揚開來。

好甜,連心尖都甜得發緊。
soraru桑泡得蜂蜜水永遠是最好喝的,無人能及的滋味。

他不是嗜酒的人,家裡也沒曾習慣性的存放解酒藥,現在的這盒,是他和soraru桑初次見面時的意外,也是soraru桑替他買來以備不時之需的。

第一次見面的那一天,他就在soraru桑面前醉倒了。
回憶起那晚,恍惚間他依舊能感受到那晚自己鼓譟不止的心,有多亢奮的跳動著。

如今想來,mafumafu甚至有種微妙的錯覺,那天他打開的,也許不僅僅是ktv的一扇門,而是一個潘朵拉的盒子。

傳說中,潘朵拉耐不住好奇心的趨使,打開了宙斯諄諄告誡萬萬不可開啟的盒子。
而盒子背後的,那未知的世界又是否其實藏了另一個天堂?


或許未曾打開才是最好?

那麼他就不會窺見soraru的好,不會發現在他毒舌的偽裝下其實藏著一顆柔軟無比的心,也不會發現,無論說了多少次的想扔下他,block他,諸如此類的惡言相向,卻還是在他有煩惱時貼心的當個忠實聽眾。

當然他也就不會明白,那雙瑩潤如珠的黑瞳裡倒映著的,永遠是另一個人的影子。

所以,他從不是他情緒低落時的傾訴對象,
總是他一味地講,而他沉靜地聽。

而他卻聽不見soraru桑的脆弱。
因為他大概,把所有的自己,都毫無保留的展露在suzumu君面前了。


只有他自己,兀自追逐,兀自傷悲。

現在想來,是好是壞,他不願再過度定義。
縱使時光回溯,他相信自己依然會堅定無豫的打開那扇門。

因為門背後,有著他一直以來只敢默默欣賞,喜歡著的soraru桑啊。
那肯定,是鑲著愛情之名的大門,而門的另一端,是有著soraru桑的,那五彩斑斕的世界。



與其是你生命中未曾署名的過客,更希望成為你人生中,即便是那浮光掠影也好,都想果斷無悔的抓住它。


#寫在後面
寫得真是亂七八糟
腦內有很多想法 卻無法一次次表達的感覺
大概脫離同人文太久 手感已經殘破不堪w
應該是還有好幾篇(maybe
之後平均三到五天更一次,也可能週更
我不想改日文了我不想改日文了有人介意嗎
虐還沒開始XDD

soramafu/向著來時的方向 (1)

#寫在前面

◇第一次發唱見同人,不喜輕抽w
◇文法,用字,語句有錯請大力糾正,歡迎交流(^ω^)
◇srmf主線,甘黨客串
◇可能是很長的一篇,不定更
◇怎麼可能沒有的嚴重ooc
◇絕對,絕對不要代入三次元




⇨下收







咻———碰———

新年的最後一支煙花施放完畢,帶來最後一聲祝福,原本被燦燦花火點亮的天幕轉瞬歸於寂寥。

".....煙火真是種令人感到空虛的東西啊,唉"
某個醉得一塌糊塗必須倚在歌詞太郎身上的小酒鬼發出這般已經脫離意識卻正經八百的嘆息。

"天月くん今天喝得夠多了,來,瓶子給我。"
歌詞太郎邊失笑地將天月扶正,邊試圖將他牢牢纂在手裡的酒瓶抽起,深知他大抵三口見分曉的酒量,再無節制,明天的宿醉可有得他難受。

"嗚..嗝....我...我才沒醉!我...還可以...まふ!來!乾杯!"醉鬼眼神早已渙散卻還是撐起挺不直的身子硬是將酒瓶朝左手邊同樣醉得不輕的まふ伸了過去。

"嗝...哈哈哈哈,まふ大魔法師才不會...輸給...天月くん的...嘿嘿....乾杯!"

見兩只醉鬼似有繼續發酒瘋的傾向,歌詞太郎向一旁的そらる使了個眼色,兩人連忙起身一把奪過天月和まふ手中幾乎見底的酒瓶。

他和そらる事先說好不能喝得太過,否則今晚恐怕翻天覆地,尤其當天月碰上まふ時。

"咦!歌詞桑好過分啊!我還可以喝的啊!"

"就是啊!そらるさん還我的酒瓶來!"

兩只醉鬼仍不滿的叫囂著。

天月撲向歌詞太郎,企圖想搶回自己的瓶子,意料到他的舉動,對方乾脆一口氣乾掉瓶內所剩不多的液體,又為免他一個重心不穩滑下去,一手攬過他,將他托靠在胸前。

藉著先天長手長腳的優勢,歌詞太郎將酒瓶橫越扔在另一旁睡得不醒人事,在木質地板上躺成大字型的コニ的另一邊,はしやん和un:c則在沙發上睡得東倒西歪。

為了慶住天月今年專輯大賣,也為了迎接來年,COF幾個人在天月家再次辦了慶功宴。


許是氣力用盡,腦袋昏沉如泥的天月在嘟嚷了一聲後終於漸漸安分下來,如貓般嗅了嗅身前人那洗衣精清香中混著淡淡酒氣的好聞氣息,經由酒精催化得紅撲撲的臉頰蹭了蹭歌詞太郎的襯衫,眼帘也有亦趨闔上的模樣。

而另一頭的まふ只是眼巴巴的望著そらる,睜大迷濛的雙眼無聲抗議著。

"你要是再喝下去,我等會兒肯定直接把你丟在馬路邊。" 他可不想扛個醉鬼回家。

"嚶嚶嚶這真的太過分了!連出租車都不幫人家叫!"

まふ顛顛晃晃地走向そらる,不滿地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角,卻被對方嫌棄一身酒氣而厭惡地拍掉。

"そらるさん好壞!可是....嘿嘿嘿,まふ面前有好多個そらるさん喔...嗚嗝...まふまふ一定會施很厲害的魔法把真正的そらるさん找出來的!"

視線離離散散倒映出了幾個そらる,迷迷茫茫地,自詡大魔法師的まふまふ伸出雙手想抓住些什麼,握在掌中的卻仍舊只有空氣。

看著まふ在半空中揮舞的雙手,明明幾欲站不住腳的身子卻還是搖搖晃晃地一心朝他走近,そらる見狀嘆了口氣,沒好氣地索性抓住他伸過來的雙手。

"嘿嘿嘿...我抓到真的そらるさん了!"まふ開心的喀喀笑了起來,手中切實而溫暖的觸感讓他沾沾自喜,笑彎了眉眼。



在很後來的後來,まふまふ才明白,そらるさん從來就是個我行我素的人,他想要的,若そらる願意給,他甚至能擁有的毫不費力,他不願意給時,哪怕即便是一丁點,他也要不起。


無關乎憐憫同情,有的只是要或不要。







#後面也有話

這篇,真的,真的是soramafu
設定是まふ→そらる→スズム
ㄜ這樣應該很清楚ww
所以..虐mafu總是無可避免 【まふ我對不起你
BE or HE 對不起是個未知數....